收藏本站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
您當前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黨史研究 > 黨史人物

視死如歸的崔廷儒

日期:2016-12-13  來源:  點擊:2704

崔廷儒,又名崔景岳,1911年出生,旬邑縣城關鎮東關村人。14歲考入寶塔高級小學,在許才升的熏陶下,接觸革命思想,參加革命活動。1926年加入共青團;次年春,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285月,參加了旬邑農民起義。1930年冬,與蒲玉階等人組建中共旬邑縣委,并負責處理日常工作。1931年,奉上級指示,組織進步青年到甘肅十七路軍第十七師師長孫蔚如部開展兵運工作。1932年春,與謝子長、劉志丹領導的陜甘游擊隊取得聯系,使旬邑成為陜甘游擊隊活動的重要區域之一。

1933年夏,中共陜西省委遭敵破壞,局勢十分險惡。崔廷儒不顧個人安危,從陜甘邊區前往西安,與孫作賓、胡振家、余海峰等聯系,參與組建臨時省委工作,任秘書長等職。193410月,臨時省委遭到破壞,崔廷儒處境危險,受黨組織委派,進入楊虎城部警衛團工作。1935年夏,中央再次組建了中共陜西省臨時省委,崔廷儒任秘書長。同年冬,他與渭北工委一起,組織力量,護送劉少奇過關中,赴華北領導抗日救亡運動。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,中央重新成立中共陜西省委,崔廷儒任秘書長。1938年春,崔廷儒作為省委特派員到西路巡視工作,接任中共路西特委書記。

1939年冬,為了加強黨在寧夏的工作,黨組織決定崔廷儒任中共寧夏工作委員會書記。1940年,寧夏工委機關分別設在寧朔縣(現青銅峽市)的宋澄堡小學和小壩小學。崔廷儒以商人身份住在宋澄堡小學,并兼任教員。在課堂上,他積極向同學們宣傳抗日救國的革命思想。不久,抗日救亡的歌聲充滿校園,抗日愛國的革命活動在學校和附近農場開展了起來。崔廷儒經常告誡自己和周圍的戰友,要嚴格執行黨的政策,注意克服大漢族主義,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,警惕國民黨挑撥民族關系的陰謀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緊張工作,在銀南、銀北十幾個點建立和健全了黨的組織。當時,偽寧夏省主席、地方軍閥馬鴻逵借口反共防共,鎮壓各界進步人士的抗日救亡活動。413日,崔廷儒換上一身藍粗布長衫,頭戴一頂禮帽,打扮成商人模樣,到銀川和平里27號地下黨員杜林家中商量要事,不料被國民黨憲兵盯梢并包圍了杜家,崔廷儒和杜林被捕,被關進寧夏省軍警聯合稽查處。

在稽查處,敵人動用了大刑,杜林叛變革命,并說出了崔廷儒是共產黨員的情況。敵人連夜派人到中寧、中衛兩縣抓人。不久,崔廷儒派往延安送文件的交通員江生玉也被捕叛變,向特務頭子供出了崔廷儒是共產黨寧夏工委書記的真實身份,并將寧夏工委向中央匯報的地下黨組織報告交給了敵人。

崔廷儒的身份暴露后,敵人對他用盡了酷刑,企圖讓他指認名單上的人。崔廷儒多次被打得體無完膚,昏迷數次卻不說半個字。敵人對崔廷儒軟硬兼施,說只要他自首,就讓他當寧夏省政府的秘書長,還可以把他的家人接來與他團聚,共享富貴……。崔廷儒絲毫不為所動,堅決不寫自首書,不向敵人投降。馬鴻逵毫無辦法,只得批示:“崔廷儒忠實信仰共產主義,長期監押。”1940522日,敵軍法處把崔廷儒轉押到寧夏省第一模范監獄。從此,他開始了漫長的監獄生活。

這所監獄的牢房常年見不到陽光,室內陰暗潮濕,充滿了霉味,空氣只能從牢門上碗大的一個洞里進出。敵人給這些“政治犯”都帶上了手銬和鐵鐐,沉重的鐵鐐磨得難友們連步都邁不開。崔廷儒見同志們痛苦難忍,就鼓勵他們說:“看起來,這些畜生的本領,就只剩下這一招了。不要說一副手銬鐵鐐,就是再加上兩副,我們共產黨人也照樣斗爭!”

不多久,監獄里的同志得到消息:崔廷儒托人給西北局領導同志的信送到了,邊區留守處司令員肖勁光來電給寧夏,勒令馬鴻逵釋放這些無辜的“政治犯”。崔廷儒和同志們深受鼓舞,在認真分析了形勢后由崔廷儒提議,組建了監獄黨支部,黨員們一起分析敵情,研究如何同敵人開展長期的斗爭。

塞外的寒風,使冬季的監獄冷得像冰窖一樣,同志們身上的衣服都很單薄,凍得直打哆嗦。崔廷儒經常給大家講毛澤東主席在延安的故事,也講述自己在陜甘邊一帶進行革命斗爭的趣聞,聽得大家笑逐顏開,忘記了身上的寒冷和傷痛。拖著近乎殘疾的身子,崔廷儒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和對中國革命必勝的信念鼓舞著大家。他成為對敵斗爭的一面旗幟,同志們信任他、愛戴他,連監獄的國民黨士兵也佩服他。

1941年4月,馬鴻逵為了向蔣介石請功邀賞,決定殺害兩名共產黨員:“外地人殺一個,以示共產黨不得來寧夏;本地人殺一個,以示不得跟共產黨走。”

馬鴻逵授意特務頭子馬效賢,找崔廷儒最后一次“談話”。馬效賢勸崔廷儒說:“我們馬主席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勸你不要那么死心塌地,在哪里不是做官哩。你只要認個錯,我們馬主席讓你當大官,做寧夏省的秘書長!”

崔廷儒堅定地回答:“我要當人民的干部,你們國民黨的官再大,我也不想當。死可以,我們共產黨人不怕死!”

看看沒有什么能打動崔廷儒、改變他的共產主義信仰,馬鴻逵簽署了秘密處決令:“將崔廷儒拉出去活埋!”

1941年4月17日深夜,黑幕沉沉,風沙漫天,白色恐怖籠罩著塞上古城銀川,國民黨軍警從牢房里押出崔廷儒和孟長有。崔廷儒告訴戰友們:“要按我們過去說的,堅持下去。”他走出牢門,又回過身來,輕輕脫下身上的棉袍,送給獄中的戰友。特務勸他:“天氣冷,穿上吧。”崔廷儒說:“我只冷這么一回,他們更需要。”他轉過身,踏著沉睡的大地,一步一步走向刑場。

刑場上,軍法官問崔廷儒:“你還有什么話要說?”崔廷儒斬釘截鐵地說:“人活百歲,總有一死。我今天的死,雖不得其時、其地,但也死得其值!我是一個共產黨員,這一輩子感到無上的光榮……”不等他說完,憲兵們揮舞著大棒,將他打入坑中……

“中國共產黨萬歲!”最后一次的呼喊聲久久回蕩在天際……

崔廷儒犧牲時年僅30歲。在革命的道路上,他幾經受挫,但仍然對革命充滿著堅定的信心;在條件非常艱苦的環境下,他依然活躍在革命的前沿;他擁有過人的才智和頑強的斗志,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,他毫不動搖,視死如歸,為革命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。

友情鏈接
高频彩票绝对赚钱 始兴县| 封丘县| 昌宁县| 和平县| 象州县| 固始县| 永新县| 沅陵县| 河源市| 高唐县| 兴国县| 新津县| 海晏县| 泾阳县| 句容市| 威海市| 准格尔旗| 榆社县| 曲沃县| 四子王旗| 辽宁省| 太白县| 侯马市| 池州市| 高安市| 喀什市| 寿宁县| 琼中| 芜湖市| 承德市| 荥经县| 仁寿县| 新余市| 普格县| 黄山市| 神池县| 东安县| 托克托县|